梁子龙:《还乡拾物》| 重写家庭相册系列访谈之四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-04-25 10:26:51


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本《还乡拾物》,是梁子龙做的第三个版本。经历两次推翻重建之后,这本书在编辑思路和装帧设计上都发生了180度转变。

 

封面“还乡拾物”四个字是梁子龙用铅笔手写的,还涂抹了一番,“好像被风吹过,有那种很久没有碰过,捡起来的感觉。


虽然标题的书写方式看上去“情绪感”满满,实际上梁子龙在制作过程中透露着一种理性,他不以情感为基点来设计编排线索,而是用简单的时间顺序,做尽量客观的展示。




梁子龙

自由摄影师


《还乡拾物》封面


还乡感触


梁子龙的祖籍在广东省罗定市。对他来说,这座故乡小城是一个“去过但从未生活过的地方”。他在广州出生,在肇庆长大,只在一个月大时被家人抱回罗定一次,与他同一姓氏的村子里很多人都记得他,他却一眼望去皆感陌生。工作坊的主题促成了他在二十多年后的这次返乡,也让他与家人产生了更多交流。年节聚会时,他在饭桌上与家人聊起了家族发展的故事,“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听说,还挺有意思的”。


罗定城市化进程之快让他感触很深。与村里祠堂等传统文化相对应的,是铺到村口的平整马路,还有拔地而起的商品房丛林,几个亲戚家的住宅也从祖屋平房进化成商住楼,地域经济的发展速度显而易见。


肇庆风物


而梁子龙真正意义上的故乡是肇庆,这里承载着他的童年记忆。返乡拍摄中,在肇庆拍的也多一些。他还原了童年的许多意象——西江的水,城市的气候,外公工作过的医院和生活过的那条老街,还有家族里的成员。行走、对谈和拍摄,让他获得了许多关于城市和家族的新知识,也开始思考它们是如何影响了现在的自己。


内容与编排


梁子龙的父母是高中同学,也是初恋。父亲是那个年代的“尖子生”,高中毕业后考入了西安交通大学,母亲留在肇庆学医。两人毕业后,又共同到广州发展,并在这里成家立业。这本《还乡拾物》是五本家庭相册的重新整理和展示,内容上按照时间顺序,从父亲的大学时光开始,到父母恋爱、结婚、生子,再到儿子童年阶段的成长影像,一个较为标准的家庭相册演变历程。


梁子龙父亲上大学时的照片


五本相册的尺寸不一样,在最后成形的版本中,书的开本也是不规则的。在排版设计上,梁子龙费了不少心思。一开始,他想模仿“故地重游”的形式,在放大的老照片中间插入同一场景下的新照片,但后来觉得这样是“原样照搬,创意不足”。于是他打破场景的限制,单纯从时间线索入手,改变了单本相册和大图的展现方式,最后既有扫描的相册整页,也有跨页的大图,还有尺寸较小的相册单独夹在中间。所以在翻阅时,会发现内页是大小穿插的,图片的尺寸节奏也一直在变化。


尺寸小的相册成为单独的夹页


梁子龙说,这是一本“关于相册的相册”。五本经过精心筛选的相册大大小小地穿插在一起,扫描时把老式相册的塑料纸也保留了下来,一打眼让人以为是真的相册。“就是很直观地理解相册和物质,不管里面那些情感。”其实,一开始他也想寻找父母亲密关系的线索,但并未发现好的角度。“没有表现情感,也没有刻意隐藏情感,只是不知道怎么说清楚。”梁子龙觉得,家庭的情感大同小异,自己更喜欢那种实实在在的数据整理和客观呈现的踏实感觉。


档案整理式的制作


对梁子龙来说,“重写家庭相册”是一次严谨的档案性的工作。起初将相册扫描后,他同时整理成了表格,记录了5本相册的尺寸、页数、照片数量、装帧方式、拍摄时间、拍摄者等要素。这种对相册进行数据处理的方式,也影响了后面的编排思路,让他始终站在一个理性角度来思考,力求客观呈现照片本身。


对五本相册的整理分析


最终这版《还乡拾物》来之不易。在工作坊的两天中,梁子龙制作了第一个版本,这一本很厚重,照片排版缺乏条理性,胶装的翻页也不够方便;后来加了一次作业,花半天时间做了第二个版本,精简了照片,调整了排版方式,但装帧上仍不能令他满意。于是他又花了两个晚上,终于在网上学会了缝书脊的方法,一针一线地完成了装订。本来,他还想做一个封面,却又不知如何下手,索性将内页相册花卉图案的封面作为整本书的封面了。



经历了数次调整,在工作坊师生都觉得最后版本已经很完整的时候,梁子龙还是觉得自己的书不够干净和统一,“如果再做的话我会调整,版式、封面尺寸会更严谨。”


为这些照片哭过


梁子龙觉得,家庭相册就像一个可以随时回到过去的时光机。成年人相互维系大家庭的过程太辛苦,而老照片中所展现的往昔时光,总让人觉得美好。“几年前搬家的时候看到这些照片,我哭过。你看他们年轻的时候,多好。”看到父母的青春时光,梁子龙会不由自主地反省自己现在的状态,计算自己和梦想的距离。几年前大家庭的关系也更紧密,而如今,有老人逝去,大家又分散地住在不同的城市,再难以回到以前那种状态。但是所有的这些私人情感,他都没有表现在自己的摄影书中。


对梁子龙来说,重写家庭相册的最大意义,是自己收获了很多关于家庭、家族的知识。整理相册的过程,是对家人说过的话的印证,从前没有注意过的微妙关系和情感,都有机会重新感受一次。而缜密的设计编排过程,也刷新了自己对摄影书制作的认识。



这是一本关于相册的相册,也是一部客观的家庭影像历史。它没有过多的编辑语言,而是专注于整理照片档案本身。《还乡拾物》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重写家庭相册的冷静视角,凸显了照片的文献功能,带有更明显的普遍意义——每个家庭的情感和发展历程都是相似的,而个中差异,只有整理文献的那个人咀嚼得最明白。





访谈人


雀儿,新型图片编辑,拍照小学徒

愿在摄影和视觉的世界里,暗中观察






回顾往期访谈,请戳下面的链接↓↓


白墨:《童年录》与《西山叶落考》

张豪夫:《无法触及》

周娜:《奶奶与那些花儿》


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