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方AI产业布局,是否“夸下海口”?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-09-13 07:10:21

微信号:lingdaojuece


领导微智库  全心全意为决策服务

导语:

观察发现,在北京、上海和武汉发布的AI产业政策中,提出的2020年产业规划总产值,已经超过国家层面在2017年7月份提到的“2020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500亿元”这一目标。这反映出各地对于这一新兴产业的重视,和希望成为“人工智能高地”的决心。但是,相关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人士表示,目前,数据、人才均是企业选择布局考虑的重点,各地布局是否“夸下海口”?



撰稿人


 仇子坚

 领导微智库核心研究员

 中政网今日关注栏目责任编辑

《领导决策信息》周刊时政观察员



地方AI规划“夸下海口”


10月18日,中关村发布《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人工智能产业培育行动计划(2017-2020年)》的通知,提出到2020年人工智能企业数量超过500家,培育5家以上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领军企业,50家以上细分领域龙头企业,产业规模超过500亿元,对相关产业带动规模超过五千亿元。


11月14日,上海政府发布《关于本市推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实施意见》,2020年实现人工智能重点产业规模超过1000亿,将打造人工智能创新带、人工智能特色小镇、人工智能产业园等。


11月18日,武汉东湖高新区发布《东湖高新区人工智能产业规划》。根据规划,光谷人工智能产业要在核心领域取得重大突破,形成全国领先的人才培养基地,产业竞争力进入国内第一方阵。到2020年,光谷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,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500亿元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7年7月,国务院关于印发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》中,提到到2020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500亿元,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。


截止到11月20日,单上海、北京中关村和武汉东湖高新区规划的核心(重点)产业规模就已达1600亿;在人工智能带动的产业规模规划上,单北京中关村规划的就是“超过5000亿”,达到国家规划总目标1万亿的二分之一。



因地制宜打造产业生态


11月15日,科技部公布了首批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名单,其中包括依托百度公司建设自动驾驶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,依托阿里云公司建设城市大脑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,依托腾讯公司建设医疗影像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,依托科大讯飞公司建设智能语音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。


从中央到地方积极布局的AI产业政策,也被当做中国AI发展的产业红利。


对比上海、北京和武汉地区的政策发现,相对北京上海的不同之处,是武汉东湖高新区强调了对“设立总部、第二总部和研发中心等企业的支持”,即三年内研发人员规模每增加100人,给予1000万元的企业发展奖励,单个企业最高不超过1亿元。


而上海重点提到,着力打造6个人工智能创新应用示范区,形成60个深度应用场景。利好政策方面,上海提出,将加快数据资源共享开放,为人工智能发展提供数据资源。目前已编制政务数据资源共享目录1.7万多条,有26万个数据项,年底前将启动建设全市政务信息交换共享平台。


此外,广州南沙则在2017年5月发布消息称,将发起建立一个100亿元的广州人工智能产业基金,用5到10年时间打造一个3000亩的南沙人工智能产业园区。政府的直接扶持预计达到近30亿元。


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都将落地到具体行业里,地方政府产业政策如果能够引导各行业,积极拥抱人工智能带来的变化,让人工智能提高行业效率,必将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。但是,AI产业不可能依靠政府输血,政府也只能帮助引导和扶持相关企业对接AI服务。




精耕细作才是发展之道


随着政府职责的变化,政府也开始将部分创新项目放在高校和科研机构,但由于高校、科研机构缺乏必要的市场敏感度,其创新产品往往无法真正推向市场。而中国的人工智能项目,则是国家、高校/科研机构、企业三重发力:国家负责政策引道与资金支持,高校推动基础研究和人才培养,企业则结合市场和国家需求,将基础研究产品化,并利用不同产业和行业需求实现产业链的优化和调整。


政府制定相应的产业政策是否真正有效?然而过往产业政策大多都不如人意,成功案例并不多。不仅效率不高,而且造成资源浪费、产能过剩,比如动漫补贴政策、光伏产业政策、TD、新能源汽车政策,产业政策已被学者们广泛诟病。甚至有专家认为以往所有的产业政策都是失败的。


若要制定有效的产业政策,需做到以下5点:顺应市场、不限制竞争、谨慎干预、有退出机制和做事后评估。


顺应市场


产业政策应该顺势而为,而不应逆水行舟。如果新兴产业不能符合比较优势或者不能解决市场的痛点,即便把产业建立起来了,也无法发展。


不限制竞争


国家扶持的是特定的产业,而不应是特定的企业,政府补贴某一个创新环节,应该让任何做得好的企业都有机会获得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企业仍然应该在同一个市场上公平竞争,优胜劣汰。


过去国家采取产业政策支持家电和汽车等行业的发展,不但选定重点支持企业,还不许其它企业进入,是很糟糕的做法。政府选择优胜者,自然容易引发对公平性的怀疑。现实中也有不少企业为了获得政府政策的支持,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了政府公关而不是研发创新上。


谨慎干预


干预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消解产业形成和发展的瓶颈。政府干预一个产业的手段有很多,可以选择补贴,也可以选择管理准入门槛,补贴也可以选择不同的环节。


要有退出机制


很多国家的“幼稚产业”一直成长不起来,就是因为政府把这些重点企业保护了起来。保护政策一直不退出,这些所谓的“创新企业”也就变成了一个特殊的利益群体,可以躺在国家政策的身上讨生活,哪里还会有创新的动力和能力?


所以,在制定任何一个产业政策的时候,都必须同时设计一个退出机制。过了一段时期,如果新兴产业还是没能发展起来,就应该果断放弃,不应该让它变成国家长期的负担。


最后做事后评估


地方执行产业政策,要么大家都跟着中央跑。中央倡导发展新技术产业,各地不顾当地的实际情况,全国都下同一盘棋。要么换一茬官员就改一套思路,没有一套方案能够坚持到底。


说到底,还是干部评价体系除了问题,虽然政绩至上,做的都是表面化的文章,决策者并不承担政策后果。所以,要执行产业政策,首先应该设立评估制度,特别是请第三方机构对每一项产业政策的效果做独立评估。决策官员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

结语:

人工智能是一项抢占未来竞争高地的基础性技术,但是人工智能的研究的技术涉及面之广、要爬的科技树之长是前所未有的。尽管国家对于人工智能的重视程度很高,并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,但是,地方政府不仅仅是在产业布局方面“画大饼”,还应该在AI立法与监管、教育与人才培养等方面做积极探索。



END


领导微智库


主       编


连玉明  |  武建忠

 

执行主编


金    锋  |  徐若曦

 

核心研究人员


连玉明

石龙学

胡    凯

冯    炯

杜锋辉

|

|

|

|

|

朱颖慧

金    锋

秦坚松

邢旭东

仇子坚

|

|

|

|

|


武建忠

张    涛

张俊立

徐若曦

孙丽娜

|

|

|

|

|


刘俊华

李瑞香

李文华

禄    倩

侯文佳


排版设计


杨    洋  |  薛蕾君


信息观察员


文海庆(衡阳)

王    导(广州)

严    凯(北京)

王娅坤(郑州)

王晓红(长治)

王培勇(温州)

刘宗国(枣庄)

刘清贵(朔州)

张立业(西安)

江伟忠(常州)

祁世强(青岛)

鲁    军(大连)

詹奕敏(金华)

吴吉华(南昌)

张元安(常德)

张光强(惠州)

张海莲(西宁)

李伟民(唐山)

李志国(保定)

杨    波(天津)

沈玲英(苏州)

邱    智(沈阳)

宁清明(石家庄)

李秀伟(哈尔滨)



徐和彦(武汉)

周仲位(营口)

林崇义(台州)

罗红霞(湛江)

罗浩京(长沙)

王军红(杭州)

胡秋艳(北京)

郦宗宝(丹阳)

袁庆生(晋中)

唐    勤(南通)

蒋万兵(益阳)

贾    健(淮安)

郭晓梅(凉山)

高    映(济南)

陈    楠(南京)

田    蕾(北京)

黄丽菁(无锡)

彭及佐(泸州)

齐美云(北京)

王    敏(成都)

徐金良(泉州)

蒋晓萍(呼和浩特)

散友芝(乌鲁木齐)

领导微智库

微信:lingdaojuece

工作必读 决策必需 手头必备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
发表